書籍及影音光碟‎ > ‎其他‎ > ‎其他書‎ > ‎

轉心時光:一個心理師的絲路放逐之旅

張貼者:2011年3月2日 上午4:11未知的使用者

一本心靈宇宙的旅遊習作,體驗一段人生非常幸福的時光
這不只是個心理師的絲路追尋,它還將引發您自我的追尋

作者以豪情萬丈要去的決心,撼動了必須面對的制度和人情。向門診丟出兩個月的請假函,對其中一所兼職學校提出辭意後,去當一個不算年輕的背包客。就這樣,素昧平生的四個人,相約遊遍大疆南北。對於作者來說,其實這並不容易。「在工作的時候,我是一個心理治療師。個案和治療師的關係,是一種很特別的關係。通常與對方陌生的階段幾乎沒有,見面就已經準備好可以進入很深入的內心世界。我喜歡心理師的工作,但是走出會談室以外,反而是一個和陌生人慢熟的人,所以面對這一趟、要跟完全不認識的人約定好一起長時間旅行,其實是還不小的挑戰。」

「愛情應該不屬於絲路,絲路上的愛和情閃爍著孤獨,絲路上的愛和情附屬於分別。」

「旅行經歷托克遜這一段真實的神奇之道,導引自己實在體會了意識的自然伸展能量;…而我確實需要這些經驗,困難的發生,千真萬確是因為我在考驗自己而創造了它的存在……學會駕馭自己的心,這才是事件本質上所要帶來的意義,這才是真正的完成。」

如果您想形成自己的旅行,本書將一路導引您走向自己的旅程,帶您往向遊歷的真相,因為旅行已不只是旅行,而是體驗一段人生非常幸福的時光。

◎名人推薦:
看完本書之後,我深深地體會到,明君在這一次西行六千多里的旅遊同時,也走過了等長的心路歷程,而且幾乎洗滌了歷年累積下來的心理癥結,從中獲得滿意的心情統整,給過去零散在心中各角落的每粒心理碎片,不管是過去認為好的或不好的,都找到了最貼切的安頓處。從這方面來看,明君透過本書所要給我們的啟示似乎是:這一次的自助旅行,可助我們學習成熟開闊,放大眼光,變得更包容也更圓融。
 ——台大心理學系名譽教授,輔仁大學臨床心理學講座教授 柯永河

看這本書彷彿在觀賞一齣皮影戲,而這齣皮影戲中,最教人目不轉睛的,是作者以自己各種有趣的發想與深摯的心境,剪裁出來一個個輪廓分明的黑影,在不一樣的場景,敘說不一樣的故事。她在嘉裕關憶念過往的愛情,在敦煌享受孤獨,在庫爾勒了悟自己作為一個心理諮詢師所該保持的信念,在布爾津因為生病而內觀到生命本質的衝突,最後在天山明白這趟旅行的意義。
——知名網路作家馬小薯,著有《一口吃掉北海道》一書

旅行,是一種記憶的整理,時間和步伐是向前,心靈及回憶則是向後,明明是一個新的地方,回憶卻又如此古老。「手把青秧插滿田,低頭便見水中天,六根清淨方為道,退後原來是向前」,旅行,也可以是一種回溯──向前原來是回顧,更是一種向內在和過去、重新找回心靈的方法。
——賽斯身心靈診所院長許添盛醫師  

◎書摘:

河西走廊—張掖﹝西行1287 K﹞
仿古小吃街-古樓、市區徒步遊-馬蹄寺風景區、石窟群-市區廣場看奧運/ 宿金順賓館

 

一封給L的回信

離開武威,車子經過山丹,抵達張掖。

托金順賓館沒有三人間的福,張掖的這兩晚,二位男士住一間雙人間,我這位三人當中唯一的女性、終於有機會自己住一間房間;D用羨慕逗趣的眼神看著我說,恭喜你,可以當兩個晚上的公主。

那單人間進房一看,是含寬帶的豪華公主套房。很超值、很舒服,真是很令公主歡喜。

當公主的這一夜,我上網和真實世界重新聯繫,看見L在某個失眠無助的夜晚寄來的一封信。L告訴我,談話四個月來又再對自己因為工作和感情感到混亂、感到心慌害怕,還擔心自己第一次寄來的信寫得不好而覺得抱歉。

我寫了一封遲回的信,告訴L今天的陽光好好,和天水那天下午的陽光一樣,也和最後碰面那天從會談室離開時的陽光一樣,好明亮、好舒服。希望那清朗的天空和陽光也可以這樣傳遞進他的心裡:

很高興你寫了這封信給我。那天談話結束之後,一直想再告訴你,你留下的眼淚它好珍貴,謝謝你在我面前讓我看見。也因你的來信,讓我有機會把更多的感受告訴你。

L,不要害怕這樣的時刻,我們談了四個多月,說長也還不算長,我想你最近內心的混亂它意義非凡。

原本你已經在一個比較好的狀態,但是那樣的穩定是在與生活保持距離的情況下發生的,等到這幾個星期,開始找工作和遇見感情的波動,一切考驗才真實地被我們面對到。

你的根源問題是對愛的不信任、不安全;更深一層的根源,是你不認為也不覺得自己值得被愛,你對你自己沒有愛的感覺。

愛是這樣子的。有一種愛,像陽光一樣永遠都不會消失,是宇宙自然給每一個生命的恩寵。還有一種,如水和空氣般充滿在你內,是你對自己的接納和所有感覺的理解,這些別人拿不走,可是自己也不容易體會到。最後一種,才是人和人之間的相對之愛,我們不能掌控另一個人要不要愛我、該愛多一點或少一點。也因此才總會有得有失。可是不管得失之間,你總還是你,不可能因此一無所有,也不可能一夜變得富足。(註20)

我也一直在想,如何可以讓你放下心,放下心來好好體會那些存在你自己內在的你的良善美好。這麼好,可是卻嚴厲地不允許自己是這樣一個人。

你的罪惡感和愛是並存的,有點矛盾,但那不衝突。或許不管你存不存在,那男生的感情終於會走上這樣的情況,這是他的需要、他的感情方式。而你得面對的是你自己。

你真應該試著想像自己是一個智慧、慈悲與包容的長者一樣地看你自己,找到你對你自己的慈愛。就只是帶著開放的覺知,順其自然,然後看看那會是什麼,給它空間你才不再被你對自己的責難給淹沒。
你也該看見你自己目前為愛掙扎受苦的良性光芒,如此一來,我納悶你怎麼能夠不想疼惜和溫暖地擁抱自己?

愛和工作,這些東西和能力本來就在你身上,所以你都可以做得到(否則男人怎麼會對你心動付出,老闆為何都願意聘用錄取了你?他們可不是笨蛋阿!)。
可是要談一場完美的戀愛和做一個一百分的職員,你的確做不到。問題是,這任何人也都做不到!你這個嚴厲的評審委員。你對自己真的很嚴厲耶。

放下你的束縛,好的、不好的感情,都給它們空間還有時間,經歷之中你會發現正確的路走下去。人對愛的渴求應是普世皆同的,只有當你越害怕它發生,它才越是會用磨練你的方式跳出來;越想改個性,那些你不喜歡甚至很討厭的性格成分,也一樣就越會被加強。跟你說過的,抵抗自己的感受真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;越是壓制,它來得越強烈、越兇猛。

每一個此刻的生氣、哀傷、愛慾…,它只是你那一刻的感覺,可是那並不等於你就是一個愛生氣、悲觀或自私的人。不需要向你的這些感覺認同,也不需要評判它,只要放任它們發生。它們確實是你的一部分,但是它們不是全部的你,它們不等於你啊!

這段最低潮很苦,我知道。但是它一定是一個契機,它將使我們有機會真實地面對所有的自己,不管接著發生了什麼,都沒有那麼可怕和嚴重。先一天一天的過下去,只要一天過去,你都會有新的發現,好的或是慘的發現,都比在原地打轉更有幫助。

最後,對我來說,一個人能夠真實自白需要的勇氣和智性已經甚於一切,從來沒有說的好或不好(就說吧,你對你真的很嚴厲,總是用一把只有好與不好二種尺寸的工具衡量你自己。)。身體要繼續調養和保養,累了偷懶一下也沒關係。至於吃藥,不要再想增加劑量了,你的狀況沒那麼嚴重,你只是習慣去被藥物控制自己的感覺之後的安全感,這對你是不好的。加油!會越來越好的,才四個月真的不長喔。